★小kay/

[青黄ABO]里表lover 8 END

吃盐不撒糖:

  第二个月,一切顺利。
  青峰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绝赞的身体,不用细细去扩张,黄濑的内里自然地包裹他的火热,他抽$动,黄濑紧跟着他的节奏,他进攻的时候黄濑紧拥,他后撤的时候黄濑挽留,若说青峰的感受,他在黄濑的流连忘返里,感到黄濑对他的不舍。
  三天的发$情期可以用销$魂来形容,黄濑没和青峰讨价还价,这个月他仿佛敞开了自己,不管是做几次,怎么做,都配合着青峰来。即使在非发$情期,他也很乐意徜徉在愉悦的性$爱之中。
  完事后,黄濑还在喘息,他浑身出了汗,像是条水里捞起来的白鱼。五月的天气不冷不热,他们没有把窗户关严实,春天和煦的风穿过窗帘,慢慢风干$他皮肤上的汗珠。黄濑舒服地眯着眼睛,他枕着青峰的手臂,青峰的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腰,挠他后腰上的涡眼。
  “小青峰,我是不是很色气啊?”
  “你可真会自吹自擂,”青峰调侃完黄濑,接着一本正经地问,“干嘛这么说?”
  黄濑不好意思的回:“和你做的时候,看着你的眼睛,会看到你眼里我的样子。”
  青峰干脆把黄濑往怀里抱紧了,有时候黄濑越是果决,反而证明他心里是犹豫的,他说:“是啊,非常色气,看你那个样子,根本停不下来。”
  “嗯,”黄濑顿了顿,添上一句,“谢谢。”
  “谢什么?”青峰莫名其妙。
  “谢谢你做不腻啊!”黄濑又没好气了,“我的腰酸死啦。”
  “你是笨蛋吗?发$情期里不会有腻味的想法吧?”青峰的手用力按摩了黄濑的腰几下,可惜黄濑怕再擦枪起火,不让他按了。
  “那么非发$情期里,会腻吗?”
  黄濑的问题特别多,青峰看得出他已经很累了,以往的时候黄濑做完立马能睡着,浑身的黏$腻也顾不得,给他擦身都弄不醒。青峰看他忍不住打了两个哈欠,还勉强睁着眼和他叽歪,便猜出黄濑竟是在患得患失。
  这一点也不像黄濑,这家伙从不在人前示弱,像这样没信心地再三确定一件事情,更是从来没有过。青峰猜最近总归有什么事让黄濑觉得不安了,可他球打得好好的,黄濑的节目收视率也稳定攀升,青峰想破脑袋也没想通黄濑在纠结什么。
  想不通可以再想,定心丸现在就得喂给黄濑吃,青峰说:“也不会腻,你胡思乱想什么呢!”
  黄濑得到答案,眼皮子总算舍得黏在一起,没一会就睡着了。
  
  青峰照例给江口医生打电话汇报黄濑的情况,江口医生听完沉吟了一会,告诉青峰注意接下来的一个月黄濑的心理变化,最关键的时刻,黄濑若是因为心理压力造成发育情况不好,这两年就前功尽弃了。
  青峰记下医生的话,末了江口医生实在不放心,安排黄濑在下个发$情期住院,免得到时万一有状况,青峰实在不方便把发$情的黄濑弄到医院来。
  这番话说完,且不管黄濑脑袋里在想什么,倒是把青峰搞的紧张起来。
  
  自5月底开始,黄濑发现青峰变得神神叨叨的,比如他没把最喜欢的奶油洋葱汤喝完,青峰就要问他是不是胃口不好,再比如他没有在节目里嘲讽青峰的罚球失误率,青峰也要问他是是不是工作不顺,黄濑觉得自己在青峰眼里成了个巨婴,但凡和素日里有点不一样,青峰能紧张半天。
  这天也是这样,黄濑发誓他只是中午吃撑了,晚上才会扒拉了两口就扔下刀叉,青峰看见后又问上了。要不是他们在西餐馆里吃饭,黄濑都快要掀桌了。
  “小青峰,我直到今天可算相信你是处$女座了,今后你别老嘲笑我龟毛了啊。”黄濑捻起餐巾一抹嘴。
  “你以前点这份餐,就没吃剩过。”青峰皱眉,食欲不佳,也是有心事的表现。
  黄濑眼看青峰眉间那两道深邃的量角器,万般无奈:“小青峰,医生是有说这个月最关键,不过你也不要过度紧张,目前来说我还是很健康的。”
  “影响信息素分泌的是你的心理状态。”
  “我心理健康得很!”黄濑这就杠上了。
  “你这个月就是不对劲!”青峰也固执起来。
  黄濑很想就他的心理健康问题和青峰掰扯掰扯,但按照以往的经验,他两掰扯到最后难免要松动下筋骨,不至于谁的拳头硬谁就占理,就发泄掉争论带来的怒气而言,能让争论的结果更趋向理性化。可惜现在地不利,黄濑打算马上回家解决问题,他招呼应侍生,从钱包里掏出卡片付账后,朝青峰挑眉。
  青峰也不管盘子里剩下的半块牛排了,抓起车钥匙,抬脚就走。两人在车里各自沉默,全在心里盘算对方的破绽,该用什么样的招式让对方就范。
  思想快要奔向高$潮时,青峰的手机响了。
  黄濑立刻敏锐地朝青峰看去,青峰被他凌厉的目光戳中,无辜地说:“又不是外遇电话,你那是什么眼神。”
  想不到青峰的脑波如此策马奔腾,黄濑不甘认输,嘴上逞强:“谁管你外遇,再说有人肯跟你外遇?”
  青峰无视黄濑的嘲讽,正经接起电话。黄濑听他嗯嗯啊啊几声,多次提到一个地名,大致猜出来这通电话是怎么回事了。
  有球队属意青峰的传闻,这个月里他不止一次听到相熟的记者提起过。
  等青峰挂了电话,黄濑问:“是对方想要挖你过去?”
  青峰一打方向盘,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,他没耐烦和黄濑扯这桩事情,主要是他心里还没谱,眼下要紧的还是黄濑的事。他就不去接黄濑的茬,停好车,说:“下车,回家说。”
  
  回到家里,青峰没料到黄濑对那通电话异常执着,非得要青峰告诉他。青峰给他拗得没办法,只好说了大致的情况。
  本来就是八字还没一撇儿的事情,对方球队的经理刚和他进行初步接洽,青峰完全没给对方任何意向,只说了一句会考虑,且不说他如今在东京队中打得风生水起,自家球队肯不肯放人,去新球队后,新东家到底能不能履行当初承诺他的搭档配置还得两说,他可没听说要和他组搭档的那位球星有传出换东家的消息。
  青峰理由充分,黄濑的看法跟他处于两条世界线。对方是家老牌球队,国内联赛里的豪门球队,总冠军奖杯拿下不少,青峰真能过去,以他新人的资历,完全可说是高就。东京队再怎么说,也是一支成立才两年多的队伍,今年靠着青峰的能力打入季后赛,已经算是一匹黑马了,球队实力上没法比。
  结果原本回家是为了讨论黄濑心理问题,这通电话让青峰和黄濑彻底改换了话题,两人又都是专业人士,争起来黄濑更占优势,他身为主播更熟悉联赛形势,嘴皮子也利索,摆事实讲道理,把青峰逼得几近没辙。青峰只能车轱辘挖角球队也只是试探而已,黄濑却要青峰表现得更热情一些,对方的诚意取决于青峰的态度云云。
  末了,青峰实在说不过,怒发冲冠之下无脑炮轰道:“黄濑,你就那么想我离开东京吗!”
  黄濑再次被青峰奔腾的脑洞击杀,他没明白青峰怎么扯起这个来了,只好说:“我没这么想啊?”
  “那你干嘛非得让我跳东家?”
  黄濑气结:“我不是为你好吗!你自己说我们算是情侣,那我也要为你考虑考虑啊!”
  青峰也生气,他也在为黄濑考虑好么:“现在要紧的是你的发育!我的事我自己操心就行了,你别多想,又要压力大了!”
  “我说了我没什么压力!我看是你自己压力大,瞎操心!”
  青峰面色不善:“你再说一遍?”
  黄濑压根不怕他:“现在我不是发$情期,怕你吗,你别自己压力大,看谁都压力大!”
  青峰怒捶沙发靠垫,再扯下去,就要变成他自己有问题了,黄濑颠倒黑白的功力炉火纯青啊。可他又实在说不出黄濑到底哪里不对劲,总不能说是直觉吧?青峰总觉得黄濑现在的情况,和他两年前突然发育时很像,无端爱对自己生气,挑这嫌那,虽然他平时也爱这样,可青峰认为不一样,细节之处不一样。
  他战胜重重关卡,从开始的磕磕绊绊,到最近的顺风顺水,青峰以为是往日的积累才让他最近这样顺遂,但现在他认为自己错了,是黄濑故意放的水,为的是让他放松警惕,以便黄濑保护自己最大的机密。
  既然这样,更不能被黄濑牵着鼻子走,青峰不打算和黄濑继续掰扯了,黄濑不肯承认,那任凭他说破嘴也没用。
  黄濑可是很滑不留手的。
  青峰捶完靠垫,伸个懒腰说要洗洗睡了,把呆愣的黄濑扔在沙发,独自去冲澡。
  面对画风骤变的青峰,黄濑不知再如何继续,总不能唱独角戏吧?黄濑抱着个靠垫窝在沙发,心不在焉地看电视,想的却是别的事情。
  为什么小青峰觉得我压力大?黄濑知道Omega心理承受的压力过大,的确是会影响发育的。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,两年间他也认同了自己的人生,做个Omega没他想象的那么糟糕。那我的压力来自哪里呢,黄濑紧锁眉头想了半天,依然没想出个所以然,难道还真是小青峰瞎想?
  
  事实证明,黄濑小看了青峰大辉野兽般的直觉,在他24岁生日那天,他没有通过入院第一天的信息素分泌量测试。
  江口医生笑的嘴角快咧到后槽牙了,黄濑觉得他只要张开嘴,一口咬掉他半个脑袋不成问题。
  医生把检测报告拍到病床上,青峰和黄濑一看,好嘛,分泌量和上个月持平。又不是物价和环比持平,完全不可能欢欣鼓舞,黄濑下意识缩脖子。
  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江口医生怒问青峰。
  “我觉得他有压力,又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。”
  “呵呵,你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还没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?”江口医生满脸“你这么没用你爸妈知道吗”的表情。
  “我没什么问题啊!”黄濑辩解,好吧,没人理他。
  江口医生说:“我也不能指望你了,发$情期才三天,时间转瞬即逝,他的身体状况很好,八成还是心因性的!”说到心因性三个字,黄濑听到医生摩擦牙齿的嘎叽声,他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缩。
  青峰满脸我该怎么办。
  医生揉一阵太阳穴平缓怒气,接着说:“我找个心理医生来看一看,你们好好反应这一个月来的情况,查不出原因的话,”医生冷笑,横手在脖子上一划拉。
  青峰和黄濑纷纷打了个寒颤,青峰恭送医生出去后,坐在床边忐忑地等待心理医生光临。
  “小青峰……,”黄濑期期艾艾,想给青峰道歉。
  青峰误解了黄濑的意思,瞪了他一眼:“一会医生来了,你不许胡说八道。”
  “我才不会胡说八道!”
  青峰一听,笑了,摸了吧黄濑的金毛:“这才像话。”
  两人没能打情骂俏几句,门就开了。
  
  来的还是江口医生,好嘛,打虎亲兄弟,上阵夫妻兵。
  敢情Omega江口医生对Alpha江口医生没有履行保密原则,这位江口医生对青峰和黄濑的状况相当了解,繁琐的病情陈述变得简单,很快进入了解决问题环节。
  听完青峰有关这个月的叙述,医生笑态可掬地问黄濑:“你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压力,是吗?”
  黄濑点头。
  “但信息素的测试你没有通过,这说明了你对自身状态的理解有偏差。”
  “我,”黄濑要反驳,却没有依据反驳。
  “那让我们一起找找压力源是什么好吗?”
  “好吧。”黄濑妥协了。
  牛啊,青峰给医生点赞,难怪能降服那个凶神恶煞的Omega江口。
  “你的病历上说,在你两年前第一次发$情时,只有青峰君能闻到你的信息素,后来到医院做测试时,你也同样只能闻到青峰君的信息素,现在的情况有变化了吗?”
  黄濑想了想,电视台里Alpha同事不少,尤其是体育频道,但他依然闻不到什么信息素的味道,好像老天把他不能闻到的Alpha信息素全部叠加到青峰身上了,就像现在,整个病房里青峰的味道薰的他快要鼻塞,可他却闻不到医生的味道。
  我不会真的有病吧?黄濑吓白了脸,他摇摇头说,“没有变化,我闻不到医生的味道。”
  医生微微一笑:“没关系,我也闻不到你的味道。”
  这话一出,黄濑脸色更白了三分:“医生,我真的有病吗?”
  “你不要紧张,”医生安抚黄濑,“你没病,这种特殊的情况也是存在的,别忘了你本来就是一名体质特殊的Omega。在医学界,我们称你这一类的Omega为定向发$情类,你的等级很高,导致你能选择某一些中意的Alpha,分泌只有他们能接收的信息素。”
  这下不止黄濑,连青峰也目瞪口呆。
  青峰指着黄濑问医生:“可这说不通啊!两年前他怎么可能中意我,就算现在,我也不敢说他有多中意我。”
  黄濑也被这空前的结论打败了:“我喜欢他,我自己会不知道吗?”
  见两人都不信,医生并不着急,继续他的问题:“黄濑君,你为什么执意要让青峰君去新的球队?”
  “那对他的发展更好啊。”
  “青峰君若是去了新的球队,你是否考虑过工作调动的问题?”
  “这和我的工作没关系吧?我不调动工作照样能转播他的比赛啊?”
  “不要逃避我的问题。”
  黄濑认输,这医生好生厉害,他承认:“没考虑过,我和小青峰之间是两码事。”
  “你们不是情侣吗?难道不想呆在一起?”
  “就因为是情侣,才不能只考虑自己,耽误对方的前途啊,太自私了啊。”
  “也可以说是你不想束缚他对吗?”
  “是吧,”黄濑突然变得不那么肯定了,他记得自己说过,不束缚喜欢的人,并不意味着没有束缚对方的想法,是因为喜欢,才忍耐着自己的心情,要去成全对方的。我的确是喜欢小青峰,才想要他去更好的球队啊。
  “那么,青峰君是否接受你的想法呢?”
  黄濑呆住了。
  “我可没接受!”青峰插话。
  “既然青峰君不想去,那么不是正好么,他留下东京,你也不用考虑工作调动,你们之间不存在任何问题。”
  “不行!”黄濑不犹豫了,斩钉截铁地否定。“两年前小青峰为了我,已经放弃了大阪那边的球队,这次怎么能为了我再放弃那么好的机会,何况我的身体马上就要好了,更不需要赔上小青峰的未来!”
  “可你的身体却和你的希望背道而行了,”医生遗憾地说。
  “你是说,我的身体不想马上好……,”黄濑顺着医生的思路,继续往下说,“所以我没通过测试,这样小青峰不能走了,要留下来继续陪着我……”
  黄濑的话把青峰吓一跳,他没想到黄濑真实的想法是这样的。两年的约期将满,他虽然在两个月前和黄濑勉强确定了情侣的关系,但黄濑没有全心全意地承认,身体上他是接受了,心理上青峰以为黄濑总有要变卦的可能,不想黄濑的心意比他想的坚定。
  青峰正要开口自白,医生阻止了他,让黄濑继续说。
  “可我心里又不想小青峰耽误前途,身心矛盾得很,小青峰才会说我有压力的,”说到这里,黄濑面红耳赤,“呜哇!我真是个笨蛋!还和他吵架来着。”
  “两年前的情况也差不多,不是吗?”医生笑着说。
  “黄濑,两年前,那时候你的脾气和这个月特别像,”青峰斟酌了一下用词,还是决定直白地说出来,“那时候我确定去大阪,你打算去千叶,我们也是快要面临分开。你那时候突然发$情了,是不是不想我走?”
  临近22岁生日,烦躁的自己,想见青峰,见到他又更烦了,想和他说话,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能吵架。心绪纷乱,导致生理紊乱,突然发$情是身体给予的告白,何况他只对青峰发$情。想到这里,黄濑把整个人盖在被子下面,这下好了,一切都有了解释,为什么我只能闻到青峰的味道,为什么只有青峰闻到我的味道,原来是我早就喜欢上了小青峰!
  小青峰要走了,我用突然发育绑住他,他为了我留在东京。现在他又要走了,我用停止发育继续绑住他,我怎么能那么卑鄙啊!黄濑抱头。
  青峰推推做缩头乌龟的黄濑,这时候还躲什么躲啊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再说真的不好意思,也别玩命的散信息素啊!这是要自己在医生面前开工上马吗!
  青峰艰难地说:“黄濑,你好歹忍一忍,你再这样我就忍不住了啊!”
  黄濑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,闷闷的,还带着哭腔:“我忍过了,没用啊,小青峰!”
  江口医生很识相,眼看任务完成,给青峰一个“你随意我撤退”的眼神,往青峰手里塞了个小玩意,收拾完他的东西,飞速开门出去了。
  出门被Omega江口拦住了,Alpha江口明白家里这口子非常关心黄濑这个病人,忙笑着说:“没事了,里头大概快要打起来了。”
  Omega江口一听还了得,就要往里冲:“不行,病房里没安$全$套!他们最喜欢乱来了!”
  Alpha江口抱住自己老婆:“别闹,东西我给青峰了,他知道怎么用。”
  Omega江口一听松了口气,高兴道:“那就好,你说话能一口气说完么,害我瞎紧张。”
  两人叽歪了几句,Alpha江口赶紧把人带走了,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听得他快要把持不住,这是医院,病人解决病情,医生可不能跟着乱来。
  
  身心结合的黄濑再次突破了青峰的认知,青峰深刻体会到江口Omega医生那句“后两个月的发$情期会更明显的感觉到黄濑身体的变化”,缠着自己叫嚣着还要还要的黄濑,完全超乎青峰的想象。
  于是,他只能再给再给。
  给到极致,青峰在黄濑的体内成结了。
  隔着一层塑料薄膜,黄濑明显感觉到青峰的火热的顶端在变大,他的内$壁被一点点撑大,这让黄濑觉得新鲜。
  成结是为了孕育下一代,当然这当口的心理意义远大于生理层面,黄濑充分感受到自己是如何被青峰占据,占有,并向自己宣告的。
  青峰的额头和鬓角不停低下汗珠,黄濑咬了口青峰的嘴唇,马上被青峰捉住了,两人唇齿纠缠了好一会儿。现在他们紧密地连接在一起,不能大幅动作,只好这样啄啄吻吻地消磨。高$潮已经要褪去了,体表的温度在缓慢冷却,不过心脏仍然热得快要融化。
  两年前的这一天,青峰在黄濑体内稀里糊涂地成结了,黄濑的体检报告上说,这一行为给黄濑的体内造成小部分损伤,青峰迫切想知道现在黄濑的感受。
  “疼不疼?”
  “不疼吧,就是特别涨。”黄濑眨眨眼,“其实两年前我也不疼。”
  难得两人思维同步,青峰咂舌,这算是充分证明了两人身心结合了,竟然能说到一起去了。
  “现在是长好了,头一回我没敢多留,射完就赶紧拔$出来了。”
  “哎?那么体贴,那你怎么不告诉我,我还以为是自己天赋异禀呢。”
  “告诉你,你信吗。那么排斥我。”
  黄濑赶紧亲青峰一口,安抚道:“现在信了也不迟嘛。”
  青峰很满意,黄濑很可口。
  可惜亲太久也会腻,两人捣鼓半天,青峰的结还没褪掉,黄濑等的不耐烦了,开始窸窸窣窣不太平起来。
  青峰给他搞烦了,问他:“干嘛呢!”
  “好无聊啊,我找手机玩一会游戏,怎么成结的时间那么长。”黄濑抱怨。
  青峰怒:“不许玩,长还不好,长说明我能力强!”
  黄濑不以为然:“能力强又怎么了,也就我受得了你。”
  青峰不服:“能力越强,你越容易受$孕好吧!”
  “哈?你还要我给你生孩子?!”听到青峰有这么可怕的想法,黄濑手机也不玩了,想着要怎么剿灭青峰的妄想。
  “对啊,”青峰理所应当地说,“你不是等级也很高么,就不要浪费了,干脆生他一个篮球队!”
  “你做梦啊!!!”黄濑怒吼。
  
  后来,很后来,真的被青峰说中了,黄濑掩面而泣。
  当然,数量也没青峰期望的那么恐怖就是了。
  
  两个月后,青峰和黄濑给MR&MR江口发去了结婚请柬,日子是青峰的生日当天。
  黄濑告诉两位江口医生,他打算申请工作调动,去青峰新东家所在的电视台,因为他发现劳动法中有一条保护性条文,允许Omega申请调动去Alpha所在地的同行业工作,其接收公司必须给予Omega与之前同等的工作待遇,算是Omega的福利之一。
  “虽说是比不上东京的电视台,不过对方允诺我担任一档新节目的制作人兼主持,弥补下来,算我赚了呢。”黄濑兴高采烈地说。
  Omega江口无力吐槽,Alpha江口拈花而笑。
  婚礼结束,大家围着新人在教堂门前拍照,年轻的人们脸上洋溢着笑容,衬得这对新人更加美满幸福了。
  摄影师按下快门的瞬间,原本笑的灿烂无比的人们,突然作出各种鬼脸来,摄影师也忍不住哈哈大笑,拍下了这张与众不同的合影。听说这对新人的恋爱经历本来就很与众不同,那么他们一定会喜欢这张照片的。
  铭记幸福的时刻,留下珍贵的回忆,婚礼的流程千篇一律,但谁也不敢说婚礼是相似的,站在祭台前宣誓的人们不同,他们走过的爱的旅途不同,等待他们的未来生活也不同,唯一相同的,只是对彼此的爱意。
  唯有爱源远流长。
  
  END



评论

热度(224)